top of page
Search

〖2023劇場人才培育計畫演出發表會:演後座談文字紀錄〗


團長:「好,那首先先問一下,我們今天現場三位導演,終於,第一次世界首演完了,心情怎麼樣。」

卓傑:「很開心。」

美純:「謝謝大家~」

小童:「OK很好!」(比讚)


團長:「不錯,好,那接下來呢,我想說自由一下下,就是不管是些我們豆子班的小朋友,或者是我們的親朋好友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提出來哦~剛剛我問過導演們,他們任何問題都可以回答哦!除了電話啦~Line啦,IG啦~他們同意才可以加。OK,有沒有什麼問題,想要問任何一個導演都可以,有嗎?」


(一位女性青少年觀眾舉手,表示想加演員的IG,全場笑)

團長:「我剛剛講過了~現在的問題問『導演』的。」


(一位媽媽觀眾舉手)

觀眾:「想請問一下導演的創作理念呢?三位,可不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?」

卓傑:「創作理念的話,其實當初我在寫這部劇本的時候,我沒有想說,其實這部劇本要傳達什麼樣的意義,只是單純就是我想要親眼看到,當初的那段回憶,以一部舞台劇的形式展現出來,這麼的簡單。」

團長:「因為剛剛卓傑這齣戲好像是你個人的經歷改編的,那我可以問一下嗎?這個你經歷的一切,卡住的是什麼?」

卓傑:「當初,我也覺得自己感覺心裡空空的,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,但是到現在老實說,我也不確定,當時我卡住的東西到底是什麼?我覺得某種程度上,我還蠻慶幸,我想知道那是什麼,因為就代表我過得還蠻開心,對,所以如果問我說,這些卡住的點到底是什麼的話,應該是『孤獨感』。」

團長:「孤獨感。好,掌聲鼓勵一下。來,請下一位導演分享。」


美純:「我想要做這齣戲的原因是因為,我想要跟那些在經歷父母分開的階段的小孩,不管媽媽處在任何階段,請相信愛一直都存在,也許周圍的空間、環境有些不同的變化,人際關係的互動也有些微妙變化,但請相信,爸爸媽媽對你的愛依舊存在,這是我想說的事情 。」

團長:「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一下美純,請問一下你心裡面的戲劇構想,大部分都是無實物演出嗎?像是電話啊,吃的東西都是無實物,除了是因為節省道具費用之外,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發現,這一組是特別用紙箱來做所有的道具,我這裡幫觀眾提問,也許大家很好奇這方面你是想法是什麼?」

美純:「嗯,一開始我想要紙箱,其實是想要建構出那個城堡的造型,因為我覺得『家』就是一個城堡,那城堡瓦解,我覺得是以那個為出發點使用紙箱的。」


團長:「好的,那我們接下來請小童來做分享。」

小童:「我創作這個戲,其實你們大家也看到,這戲沒什麼營養啊,我最早還是有我的出發點的,我最早的這個是做這個戲的概念,就是我要做一個選擇題。所以説我的演員們很辛苦,他們要背兩個版本的劇本,他們所有的選擇題都有Yes跟No,你們今天只看到其中一個版本而已,對,就是你們選的那個版,你們就會看到那個版,然後另外一個版就再也看不到這樣子,沒錯,他們背了兩個版本的劇本,那因為一開始我就跟團長說,我想要做一個會讓觀眾選擇,而且這個選擇會成真的戲,然後我又喜歡讓大家歡笑,所以就是我希望我的戲,可以讓大家一直歡樂,所以才會走一個喜鬧劇部分,然後也挑戰一下自己的喜劇節奏,就是我其實就直接延伸我會卡的點,我會一直在想說這樣子的節奏,這樣的方式觀眾會不會開心,會不會笑,有沒有笑聲,當然這也是每個喜劇演員會想的點,就是我這樣子做,我這樣丟包袱的時候,觀眾會不會笑。這個我自己很抖,我剛剛坐在那裡演AI我很抖,所以希望我聲音聽起來沒有很抖,謝謝 。」


團長:「小童提到你選擇喜鬧劇,是你喜歡讓觀眾開心,那小童也提到過,你好像是看一個偵探小說對不對,就是為什麼會選擇設計分支這件事情讓觀眾來選 ?」

小童:「應該是這樣的,一開始呢,我跟團長提案的時候,我是說我喜歡推理劇,日本有一個小說家叫宮部美幸,大家可以去看他的推理小說,非常好看,他有一個短篇集叫《鄰人的犯罪》,大家可以直接去圖書館借閱,他是所有的推理小說的短篇集合,非常好看,那是他得第一個日本小說獎,推理小說獎的一個作品,然後裡頭就提到了一個家庭聽到隔壁的奇怪聲音,而導致一連串的推理,然後這也導致我寫了這個本,但他是認真有一個懸疑案,那我們的推理到最後就是為了一隻蟑螂,這樣子,這就是我一開始寫這個本的概念,我想要把推理跟喜鬧合在一起,這樣子。」


團長:「所以主角是蟑螂。」

小童:「對,我們應該要把蟑螂丟到觀眾席上。」

(全場大笑)

團長:「必須要說,其實這個做喜鬧劇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因為我們有時候常覺得要鬧、要好笑,但有可能演的很嗨、很嗨,但觀眾覺得並不好笑,所以必須這個掌握節奏之外呢,其實我們後面那一排(小童組演員們)因為今天小童那一組,其實有一點開外掛,因為他們的演員都是我們豆子合作非常資深的演員,很棒,來掌聲鼓勵一下,一起完成這齣劇真的很不容易。」


(一位女性青少年觀眾舉手)

觀眾:「想請問最後那隻狗去哪裡?」

小童:「因為要在家裡噴殺蟲劑,不可以把狗放在家裡啊,所以要把狗抱去別人朋友家放著,再去買殺蟲劑回來,大噴特噴,殺蟲劑是對狗是有毒的啊~」

團長:「我幫觀眾解惑,波比在小童家,她的狗叫波比。觀眾們對演員有什麼想法有什麼想對演員說的話呢?」


(男性觀眾舉手,想請演員們分享心得)

團長:「這樣好了,來麥克風給後面的演員們分享一下。」

卓傑組演員:「我覺得其實也沒什麼複雜的想法,因為我們一開始就知道,這是一個導演親身經歷過的故事,然後我們一開始的目標也是帶著,像是完成導演夢想的感覺來做這齣戲,但其實後來其實仔細回想一下,之所以這齣戲會叫失足的貓》,就是因為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會有失足的時候,就像那隻貓與男主角,我們雖然失足了,但是不要失去再爬起來的那股勇氣。


小童組演員 子斌:「大家好,然後其實我覺得應該問其他演員,因為這只是我的部分,算是相對輕鬆的,因為我的部分是開頭跟結尾,但這兩部分其實並沒有被劇情的Yes/No影響到,所以其他三位演員比較辛苦一點點。」

團長:「哇,對你終於講出實話了!」

(全場笑)

小童組演員 子斌:「但不代表我演開頭跟結尾不認真,我沒有這個意思。但我覺得對身為演員來說,我覺得剛坐在這邊看另外兩組,我覺得對我們這種相較稍微演久一點的演員,我覺得年紀到自然資歷就會累積到,但不代表你在這條路上,你有沒有認真過,對,但是我坐在這邊的時候,我覺得對我來說是一個新的刺激,尤其是看到年輕人,你有時候看到他們這樣做,你就想說如果你不認真一點,你就會被捲走了,對,你總是會離開的,那我一定要,人就是立德、立言、立功啊,那我到底要留下什麼東西。」

團長:「哇,長江後浪推前浪。」

小童組演員 子斌:「前浪不會死在沙灘上,好,我們小心~」

(全場笑)


團長:「來,我們來換美純組的分享。」

美純組演員 燕子:「嗨,我先把我自己洗白一下,因為我就是剛好生病,所以我剛剛有很多的奇怪音,請大家見諒,應該聽得清楚,我現在鼻音非常重,然後我覺得這齣戲呢 ,應該是主角安安有比較多的心路歷程,因為他身為一個當事的小孩,面臨這種爸爸媽媽在分離的狀態下,他到底會有什麼想法,我們可以聽安安分享一下。」

團長:「你是串場的意思嗎 ?」

(全場笑)

美純組演員 燕子:「對,因為我覺得媽媽的角色相對比較單純一點,因為我就是被離婚的嘛!然後,對~不好意思~因為我沒有辦法賺錢,就是我覺得我心境相對比較簡單一點,比較容易揣摩,因為如果用分手,也是可以揣摩到這種心情,可是如果相對是安安的話,他要怎麼去做功課,揣摩這個角色,我覺得真的是比較困難的,所以呢,我們還是來聽安安怎麼說~」

團長:「好,來,請安安先自爆一下IG,謝謝~」

(全場笑)

美純組演員 玄燁:「等一下再加,哈哈哈~先謝謝剛剛前輩的指教,我覺得因為安安跟我本人差很多,所以很謝謝導演跟前輩,就是會在排練的過程給發揮空間,謝謝大家,謝謝。」


小童組演員 子斌:「還有,還有,還有,我還有話要說,我剛突然想起來,就是我覺得像剛團長講的,我們這齣就是喜鬧劇,然後因為小童找了我們四位,我們已經合作了很久,然後一起做這齣劇,我覺得它是一個安全跟信任環境,所以我們中間可以做任何嘗試,但我只是想說,我覺得做這行已經不容易了,但我覺得,大家要共創一個可以彼此包容的環境。其實我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,我們可以覺得自己很特別,但我們在這世界上也沒有什麼特別,所以我們就要處在這中間的狀態,你要隨時發揮自己的所長,但是溫柔善待每一個人,才會有個好的工作環境,趁現在有很多劇場人,不要隨隨便便的對待願意跟你共同工作跟付出的人,它才會是一個好的工作環境,我們才會被人家看見,如果想有更多人加入劇場的話,我覺得好的工作環境是必要的。


團長:「雖然我剛剛說這個小童這一組開外掛,都是熟識的人,但是我在看整排的時候,其實有給他們建議,因為雖然說他們這戲看起來比較像豆子常常做的喜劇,因為平常我們是給更小的孩子看,有些東西還是不太好做,但是呢,既然我們今天沒有設定,一定是給小朋友觀賞,我就跟小童講你們可以鬧的更開心一點,所以那個亂噴啊,怎麼樣啊,平常我們自己可能不會搞的那麼誇張,可是我覺得這麼好的機會,我最想做的就是,比方說讓小童這次做這個戲,可以去盡情揮灑,我覺得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,而不是限制,我們只能做什麼,所以甄選他們三位的時候,我們就沒有說一定要做兒童劇,那如果說這次只能做兒童劇的話,相對的我們就會把自己先限縮了,那就如同剛剛子斌有感而發的,真的,因為藝術圈已經很不容易了,所以大家能夠一起共同努力,這個很重要,哎,好沉重,來,還有沒有最後一個問題?」


(觀眾舉手)

觀眾:「我想問小童導演,她說她自己在創作都會預設觀眾會不會中笑點,有沒有哪個點,她覺得要笑,但觀眾卻沒笑,或者說她覺得這個點就是讓你們笑,你們就真的笑很大聲,覺得很開心這樣,有沒有哪個點可以分享一下。」

小童:「哎~今天其實我必須要蠻自豪說,我丟的點大家都有在笑,沒錯,然後還有一個點,好險我不在臺上,就是哥哥在問說小A同學『我功課寫不寫得完』,然後你們全部把紙抽出來,太好笑了,而且我不在臺上,我在旁邊大笑,然後臺上也是已經忍不住了,我想說我沒有要投票,這邊都是一片這個顏色,重點是大家舉的都是紅色,都是No,你們這些壞人,哈哈哈。其實你說丟出來有點有沒有笑這個事情,我們一直蠻常遇到,我們自己在台上演,只會遇到說,哎,我覺得這個點觀眾應該要笑了,我們應該要稍微延長一點演戲節奏讓他們笑的時候,哎,沒有笑,而我們就只好趕快把戲接下去,那這是很常發生的事情,所以今天丟出來至少大概80%,大家都是有笑聲的,這我已經很滿足了,謝謝哦!」


團長:「各位啊~因為時間關係,已經快要6點,也不要讓大家太晚回去。這個我們就沒有問題了,有任何問題呢,等下出去的時候可以掃QR code可以給豆子劇團,或者給所有的導演一個回饋,可以寫心得。那我們最後來一個紀念的大合照好嗎?我們邀請三位導演到前面來,然後各位觀眾朋友,擺出可愛的姿勢跟表情就好了,OK。」

0 views0 comments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